<acronym id='uaxqm'><em id='uaxqm'></em><td id='uaxqm'><div id='uaxqm'></div></td></acronym><address id='uaxqm'><big id='uaxqm'><big id='uaxqm'></big><legend id='uaxqm'></legend></big></address>

      1. <span id='uaxqm'></span>

        <i id='uaxqm'><div id='uaxqm'><ins id='uaxqm'></ins></div></i>
        <fieldset id='uaxqm'></fieldset>
      2. <ins id='uaxqm'></ins>
      3. <tr id='uaxqm'><strong id='uaxqm'></strong><small id='uaxqm'></small><button id='uaxqm'></button><li id='uaxqm'><noscript id='uaxqm'><big id='uaxqm'></big><dt id='uaxqm'></dt></noscript></li></tr><ol id='uaxqm'><table id='uaxqm'><blockquote id='uaxqm'><tbody id='uaxqm'></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uaxqm'></u><kbd id='uaxqm'><kbd id='uaxqm'></kbd></kbd>

        <code id='uaxqm'><strong id='uaxqm'></strong></code>
        <dl id='uaxqm'></dl>

        <i id='uaxqm'></i>

          1. 蟄伏的殺機

            • 时间:
            • 浏览:16

            沒去考場的女兒

            顧雲現在實在擔心,她擔心她女兒是不是遇到瞭什麼危險。

            今天早上,顧雲女兒的班主任打電話給顧雲,說她女兒蔣小柔並沒有去考場參加高考。接到電話的那一刻,顧雲的心中隱約感到一陣不祥。

            蔣小柔是聽話的孩子,乖巧,懂事,成績優異,也表示自己一定好好考試,要考上一個好大學。

            而就是這樣的一個女孩子,竟然會在大考的早上失蹤!

            是被人綁架,還是被人殺瞭,顧雲都不敢想,之後報瞭警,可是警方卻說未到七十二個小時,都不能算是失蹤,所以無法處理。

            這是顧雲的心,像是被揪住瞭一樣。

            之後便是漫長的七十二個小時,這七十二小時,對顧雲而言,就像是七十二天一樣。此時,高考已經結束瞭,但是成績對於顧雲而言已經不重要瞭,她隻希望她女兒可以平安回來。

            七十二小時之後,警方開始展開瞭全市的搜查,他們幾乎要把這個城市翻過來瞭,可是仍舊沒有找到蔣小柔。

            而且,也沒有勒索信寄來。

            哪去瞭……到底哪裡去瞭。在慌張之中,顧雲把電視上面看到的所有的不好的情況都想瞭一遍,她生怕自己女兒遭遇瞭這樣那樣的不幸。

            甚至,她希望這是一次綁架,因為如果是綁架的話,至少還可以確定自己女兒活著,至少還有機會找到自己女兒。

            可現在,茫茫人海,怎麼找得到自己的女兒?

            夜晚,顧雲無心睡眠,她躺在床上,捧著自己女兒的照片,此時,她兒子蔣小文推門進來瞭,他看著自己媽媽說道:媽媽,姐姐應該不會有事的,不要擔心瞭。

            恩。

            蔣小文是顧雲和她老公蔣元的第二個孩子,比蔣小柔小一歲多,他們姐弟平日裡關系很要好,現在,蔣小文也很擔心自己的姐姐。

            但是他仍舊強壓著自己的思緒,前來安慰自己的母親。

            你也睡吧,很晚瞭,你爸爸會和警察他們找到你姐姐的。顧雲看著自己兒子說道,然後揮揮手,示意要他去睡。

            媽媽也早點睡,不要太擔心,姐姐不會有事的。說著,蔣小文就推開瞭門,回到瞭自己的房間。

            躺在床上,顧雲心中百感交集,不知為何,她的心臟一陣陣的抽痛,好像有人拿針在一下下的穿刺一樣。

            她拿起瞭手機,撥打瞭自己老公蔣元的電話。此時蔣元正在外面,和警察一起找尋蔣小柔的下落,本來顧雲也要去的,但是蔣元怕她受累,便要她在傢裡休息。

            電話很快接通瞭,可是蔣元那邊,依舊沒有找到蔣小柔的下落。蔣元安慰瞭顧雲幾句,於是便掛瞭電話。

            掛斷電話後的顧雲,躺在床上,閉著眼睛,喘著氣。不知道為何,她的心臟愈發的抽痛瞭,那種痛苦,又不是心臟病發作的痛苦,何況她也沒有心臟病。

            她總覺得,是不是自己女兒發生瞭什麼不好的事情,想著想著,她進入瞭夢中。

            睡到一半的時候,顧雲聽到瞭一陣窸窣的聲響,聽起來好像是有什麼人進入瞭傢中一樣,她下床,走到瞭客廳,發現是傢裡的大門被打開瞭。

            而進門的,正是她失蹤瞭的女兒蔣小柔!

            顧雲一下子沖瞭過去,抱住瞭自己的女兒,然後不住的搖擺她,一邊搖,一邊說道:你到哪裡去瞭,這些日子你到哪裡去瞭,知不知道媽媽很擔心你。

            但是蔣小柔卻沒有說話,甚至沒有發出一點兒聲音,連呼吸的聲音都聽不到!

            而就在此時,顧雲感覺到瞭自己手上一股子的寒意傳來,就像是摸到瞭超市裡面的冷肉,那感覺,讓她起瞭一身的雞皮疙瘩。

            你為什麼會那麼冷?你的身子為什麼會那麼冷?顧雲松開瞭自己女兒,把她從自己懷裡推瞭出去,然後看著她的臉。

            隻是一下,顧雲就覺得自己心臟停頓瞭幾秒,她是被蔣小柔的臉給嚇到瞭。那哪裡是一張活人的臉,冰冷的眼神,臉上泛著冷清,就連嘴唇,也是烏紫。

            ……怎麼是這個樣子……”顧雲退瞭幾步說道。

            蔣小柔面無表情的看著自己的母親,她說:我當然是這個樣子,死人自然是這個樣子,我已經死瞭……媽媽,我冷,抱抱我……”

            然後她一步一步的走向顧雲,顧雲尖叫著揮手,不住的後退。猛然間,顧雲睜開瞭眼睛,她發現自己還睡在床上,而剛才的一切,不過是場夢。

            但是那場夢實在太真實瞭,以至於顧雲的身子一股黏膩,很明顯,她出瞭一身的冷汗,把身子給浸濕瞭。

            而此時,顧雲床邊的手機也響瞭起來,拿起瞭一看,是蔣元的號碼。可是顧雲不敢接,因為剛才的那個夢,以及之前的心痛,她總覺得是種暗示。

            母子連心,她覺得,是自己女兒出事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