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fojgd'></dl>

    1. <i id='fojgd'><div id='fojgd'><ins id='fojgd'></ins></div></i>

      <code id='fojgd'><strong id='fojgd'></strong></code>
      <fieldset id='fojgd'></fieldset>
    2. <tr id='fojgd'><strong id='fojgd'></strong><small id='fojgd'></small><button id='fojgd'></button><li id='fojgd'><noscript id='fojgd'><big id='fojgd'></big><dt id='fojgd'></dt></noscript></li></tr><ol id='fojgd'><table id='fojgd'><blockquote id='fojgd'><tbody id='fojgd'></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fojgd'></u><kbd id='fojgd'><kbd id='fojgd'></kbd></kbd>
    3. <acronym id='fojgd'><em id='fojgd'></em><td id='fojgd'><div id='fojgd'></div></td></acronym><address id='fojgd'><big id='fojgd'><big id='fojgd'></big><legend id='fojgd'></legend></big></address>
        <i id='fojgd'></i>

      1. <ins id='fojgd'></ins>

          <span id='fojgd'></span>

            鄉村鬼母與義狐的故事

            • 时间:
            • 浏览:2

              鄉村鬼母與義狐的故事!鬼媽媽是鬼,而狐媽媽是狐貍,這件事一點都不假,很多人都知道,雖然全都沒見過。

              一提到鬼,很多的人都會想到那些恐怖片。要麼想到的就是那些青面獠牙、披頭散發、眼睛放著綠光、血紅的舌頭耷拉著,伴著恐怖的音樂上場的怪物們。要麼就會想到那些骷髏、喪屍、吸血鬼。其實滿不是的,鬼媽媽長的和真人沒什麼兩樣,而且還很漂亮的。那是一個偏僻的小山村,說他小,那是因為村裡面隻住瞭二十幾戶的人傢。

              那時候不但沒有電腦之類,就就連電也都沒有。等到瞭晚上,人們都是用豆油燈照亮的。而那豆油也需要跑上三十裡路,去到集市上去買。秋天是收獲的季節。滿山遍野的莊稼全都成熟瞭,到處是一片金黃。山上的核桃樹、山揸樹、棗樹等都結滿瞭果子。這個小山村沉浸在豐收的喜悅中。而最高興的莫過於鬼媽媽瞭,因為她就要做媽媽瞭,她說要給自己親愛的丈夫大梁子,生一個白胖的小子兒呢。不過不幸的事發生瞭,這事兒誰都沒有預料到。

              當天的晚上,天上烏雲密佈,電閃雷鳴,突然下起瞭瓢潑大雨。那雷聲咔拉拉地連成瞭一串,像是要將這美麗的小山村炸掉似的。而在這時,鬼媽媽卻要生小孩子瞭。大梁子見妻子在炕上肚子疼得是死去活來,他趕忙起身,穿上蓑衣,冒著傾盆大雨,摸著黑深一腳、淺一腳地跑到村東頭,找來瞭接生婆。

              這村裡面隻要是生孩子,全都由她來接生呢。等那接生婆到屋裡一看,趕緊叫大梁子做準備,並且告訴他:“你媳婦要生瞭。”那接生婆仔細的一檢查,嚇瞭一跳,這孩子的一隻腳已經下來瞭,而且是立生。用現在的說法呢,也就是難產。那接生婆接過很多孩子,但是也沒遇到過這種情況。因此,她也是急出瞭一身的冷汗。

              但不管怎麼說,這裡隻有她一人,孩子還是要生的。她忙瞭半天,終於將那孩子接瞭下來,抱起一看果然是個白胖的小子。風停瞭,雨住瞭,而早上的陽光也照進瞭小屋。鬼媽媽看瞭那白胖的兒子一眼,臉上現出瞭滿足的微笑。她用那微弱的聲音對丈夫說瞭一句:“你一定要將孩子撫養大,他將來會有出息的。”說完,她就閉上瞭眼睛,而且再也沒睜開。

              她是因為失血過多而死去瞭。其實鬼媽媽也不想死,她也惦記著自己的兒子,惦記著自己的丈夫,而且她還那麼年輕。她的靈魂也沒去酆都報到,隻是在她傢的小院裡面轉瞭一圈又一圈,最後,她背著那來拘魂的鬼差,偷偷地潛伏在自傢的棗樹下,她需要留下來,照顧自己的兒子。

              她在自傢棗樹下藏匿時,看到丈夫哭得那樣傷心。她知道,那是為瞭自己啊。因此,她也在那裡偷偷地,不知道流瞭多少眼淚。她又看到,丈夫找來人,給自己做瞭一口棺材。那棺材用瞭紫色的油漆,漆瞭好幾遍,然後,丈夫將自己裝入瞭那棺材。出殯那天,村裡的人全來瞭。

              沒人給自己戴孝,丈夫自己在腰上系瞭白佈,她知道,那是丈夫對自己的懷念。她看到,自己被埋在瞭村頭的小山坡上,那山坡,是她同丈夫初次見面的地方,她喜歡雙色球那裡的。墳頭起來瞭,丈夫站在那裡,對她說,“你放心去吧,我會把孩子拉扯大,讓他讀書,將來讓他有出息的。”聽到丈夫的話,她很滿意的笑瞭。

              她非常想念自己的兒子,兒子剛出生,就沒瞭母親,孩子多可憐啊。孩子沒有奶,丈夫急得團團轉,她見到孩子餓得連哭的力氣都沒有瞭。還好,鄰居的李嫂,也是生瞭女兒不久,見到孩子可憐,每天過來給孩子喂奶。孩子滿月瞭,李嫂的奶水不夠喂兩個孩子的,鬼媽媽心裡十分著急。她見到,自己的丈夫,每天用玉米面,作成面糊,喂養著孩子。營養不夠,孩子長的十分瘦弱。

              不能這樣下去瞭,鬼媽媽要想辦法,她要讓兒子吃飽,讓兒子長的健壯,有什麼法子呢,她在翻來覆去的想著。“老天不負有心人,”也不負有心的鬼。鬼媽媽一籌莫展的時候,她住的墳裡忽然來瞭一隻狐貍。怎麼回事呢,這狐貍也是剛生瞭孩子才三天,她住的那小山溝突然被山洪灌滿瞭,她拼死的逃瞭出來,幾個孩子卻被山洪卷走。

              傢沒有瞭,她遇到鬼媽媽,鬼媽媽見她可憐,就把她帶到自己這裡。那狐貍非常感謝鬼媽媽,兩人磕頭拜瞭姐妹,狐貍小,叫鬼媽媽姐姐,鬼媽媽自然叫狐貍為妹妹瞭。妹妹見姐姐每日為兒子沒有奶吃發愁,自己的孩子沒有瞭,可她的奶水還是很足啊。就對姐姐說,“姐姐,你不要發愁瞭,讓我來喂養你的孩子吧。”

              鬼媽媽一聽,心裡想,你是狐貍,狐貍的奶人可以吃麼。可妹妹既然提出來,也許可以,就讓她去試試吧。鬼媽媽高興地答應下來。她們一個是鬼、一個是狐,大白天她們不能去,隻有等到夜半三更、人們睡熟之時她們才敢去呢。姐妹二人商量好瞭,她們白天躲在那座墳裡睡覺,到瞭半夜,她們起身,悄悄地來到鬼媽媽傢裡。

              她們來到窗前,沒敢直接進去。鬼媽媽既怕嚇著自己的丈夫,也怕嚇著自己的兒子。在外邊等瞭好半天,見丈夫睡熟瞭,她才同狐妹妹來到裡屋。鬼媽媽怕丈夫聽見聲音醒來害怕,就在丈夫臉上吹瞭一口氣,丈夫就睡的非常熟,一時不會醒瞭。怕自己的陰氣重,對孩子不利,她不敢靠前。坐在一邊看著自己的兒子,不覺掉起瞭眼淚。

              狐妹妹一邊小聲的勸著鬼媽媽,一邊解開衣服,掏出瞭奶頭,塞進瞭孩子的小嘴裡。說也奇怪,那孩子本來是睡著的,被她們弄醒後,竟一聲不哭。見有奶頭到瞭嘴裡,孩子使勁的吃起來,一點也不知道,自己吃的是狐貍的奶水啊。

              鬼媽媽見自己的兒子吃的那樣起勁,她開心地笑瞭。心想,這回孩子可以吃飽瞭。那狐貍見孩子吃瞭自己的奶,她也非常高興,她把鬼孩子,當成瞭自己的孩子。就這樣,鬼媽媽帶著狐妹妹,每天晚上都來給孩子喂奶,那大梁子卻一點都不知道。

              孩子每天晚上吃飽瞭,白天爸爸喂他時,他就吃的很少,可孩子還是長的白白胖胖的,大梁子心想,這孩子有福,難道是老天爺在養著他嗎。 有一天,早晨起來,大梁子見孩子睡的很熟,他心裡高興,就仔細的打量嘴角上,怎麼有幾根黃褐色的細毛呢,這是哪來的啊。大梁子心裡犯瞭嘀咕,可怎麼想,也想不出結果來。

              傢裡沒養什麼小動物,那來的毛呢。他將孩子的被子掀開,又發現瞭幾根,他心裡奇怪,但也想不起是怎麼回事,隻好將那些細毛掃掉瞭。一連幾天早上,大梁子都仔細的觀察,每天掃掉,每天都有新的,大梁子起瞭疑心。

              又到瞭晚上,他假裝早早地就睡瞭,在打著鼾聲。果然,到瞭半夜,他聽到自己的窗前,好象是有點聲音,他仔細聽,卻什麼也聽不見。他不敢點燈,卻睜大眼睛在看著。窗外有些月光,他看到好象有個影子在那裡一閃,就見一個東西進瞭自己屋裡,還沒等他看清是什麼,自己突然一暈,就呼呼地睡起覺來。第二天早晨,大梁子又發現瞭那奇怪的毛。

              在這一天中,大梁子都在想著這件事,他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可就是猜不出來。他想,這也許不是什麼壞事,因為他看到,自己的兒子在一天天長大,而且白白胖胖的,所以也不想那麼多瞭。到瞭晚上,他將兒子放在瞭自己的被窩,他想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可還是同前一天一樣,象是有東西進來,自己就睡著瞭,被窩裡又多瞭幾根毛。

              大梁子不管他瞭,每天他把看到的毛搜集起來,等到搜集成一小綹時,他找到村裡有經驗的老人看,那老人告訴他,這是狐貍的毛。大梁子聽瞭,開始非常害怕,但又一想,啊,這準是狐仙啊,妻子死時,曾經說,這孩子將來會有出息。自己的孩子有福,是狐仙在幫著自己的。

              農村人迷信,他在自己傢中,偷偷地供起瞭狐仙的牌位,他是為自己的兒子供的。直到孩子三歲多時,已經不吃奶瞭,也就再也沒發現狐毛。

              鬼媽媽照顧瞭自己兒子三年,見兒子已經不用吃奶瞭,她也放心瞭,她不想在藏匿瞭,她要趕到酆都去報到,也好早日托生。臨走時她非常感謝自己的狐妹妹,她給自己的丈夫托瞭一夢,告訴他是狐妹妹將兒子喂大的。

              後來這個村傢傢都供起瞭狐仙,還在村外為那義狐修瞭個小廟,直到解放後,那小廟才拆掉的。又聽說那孩子長大之後,果然的十分聰明,還考上瞭大學呢,他父親後來告訴他,他是吃狐貍的奶長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