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fankq'></i>

    <ins id='fankq'></ins>

      <i id='fankq'><div id='fankq'><ins id='fankq'></ins></div></i>
      <fieldset id='fankq'></fieldset>

      <dl id='fankq'></dl>

    1. <tr id='fankq'><strong id='fankq'></strong><small id='fankq'></small><button id='fankq'></button><li id='fankq'><noscript id='fankq'><big id='fankq'></big><dt id='fankq'></dt></noscript></li></tr><ol id='fankq'><table id='fankq'><blockquote id='fankq'><tbody id='fankq'></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fankq'></u><kbd id='fankq'><kbd id='fankq'></kbd></kbd>

      <code id='fankq'><strong id='fankq'></strong></code>

          1. <span id='fankq'></span>

          2. <acronym id='fankq'><em id='fankq'></em><td id='fankq'><div id='fankq'></div></td></acronym><address id='fankq'><big id='fankq'><big id='fankq'></big><legend id='fankq'></legend></big></address>

            殺人回憶

            • 时间:
            • 浏览:28

              楚一今年35歲,開瞭一傢小廣告公司,傢財頗豐,妻子溫婉可人,5歲的女兒乖巧懂事,生活可謂完美無缺。

              這天,楚一在傢看一段視頻,視頻背景很美,鬱蔥蔥的山,清澈的小河,一個白裙黑發的女人站在小河邊。女人的頭發很黑,很長,垂過瞭腿彎,軟軟地趴在小腿上,她背對著鏡頭,一動也不動地站住,攝像頭卻慢慢推進,女人離楚一越來越近,楚一突然莫名地緊張起來,他靠緊沙發背,雙手攥緊,瞪大眼睛盯著那個背影,大氣也不敢出。

              仿佛感覺到瞭楚一的緊張,那個女人慢慢轉過身,楚一突然發出一聲絕望的大叫,一個跟頭從沙發上折下去,蹲在地上,渾身瑟瑟地抖著,像一個怕聽到雷聲的孩子一樣。

              視頻就在女人的臉上定格,那並不是一張恐怖的臉,相反,那是一張很好看的臉,清純秀麗。

              楚一擋著眼睛,拔掉電源,然後打電話給秘書小王,咆哮著問她u盤裡的資料是從哪兒來的。

              小王誠惶誠恐地說:都是從那些應聘洗發水廣告的簡歷裡面挑出來的美女,有什麼問題嗎?

              楚一粗暴地掛斷電話,那張臉還留在腦子裡。不可能的,已經死瞭10年的人,怎麼可能跑出來應聘?這段視頻一定是很久以前的老資料,可是,又有誰會把一個死人的資料寄紿他?

              電話響起,是楚一最好的朋友小甲。小甲的聲音帶著哭腔:楚一,你還記得10年前的那件事嗎?

              楚一打瞭個激靈,為什麼今天所有的征兆都指向他最不願意想起的那件事。

              10年前,楚一大學畢業沒多久,喜歡探險,有一次在網上搜索到S鎮一處山洞,很適合探險,便趁著假期,約瞭幾個同事:小甲、小乙以及孟小美同行。

              孟小美是四人中惟一的女孩兒,跟幾個人一樣,剛剛畢業,美麗而單純,最吸引人的是她的一頭黑發,據說從出生至今,她的頭發從來就沒剪過。雖然公司明確規定,禁止辦公室戀情,可盂小美還是有很多追求者,楚一也是追求者之一,並且楚一相信孟小美對他是有好感的,因為有一次孟小美說他的眼睛大大、圓圓的,很像她傢裡養的小豆魚,從此就親昵地叫他小豆魚,此行楚一本來隻想叫上孟小美,又怕她不肯,才拉瞭小甲和小乙做陪襯。

              火車,汽車,摩托,經過將近一天的折騰,他們終於到達瞭那裡。鬱鬱的山,清澈的小河,如果不是隨之到來的大雨把幾個人淋瞭個透心涼,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

              幸好小乙在半山腰上找到瞭一處山洞,山洞裡很潮,幾個人生瞭火,疲憊與失望讓他們很快就睡瞭過去。

              楚一醒過來時,雨還沒停,嘩嘩的雨聲中,夾雜著一絲細細的呻吟聲,是孟小美。

              楚一呼啦一下坐起來,火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滅瞭,洞裡伸手不見五指。楚一無聲地坐在黑暗裡,眼睛盯著聲音的來源,直到漸漸適應黑暗,他看到瞭交疊在一起的兩個黑影,那極力壓抑的聲音反而讓他的身體迅速燥熱起來。

              他靜靜地盯著那兩個起伏的身影,過瞭幾乎一個世紀,他們終於分開,楚一急忙躺下,一會兒,左邊傳來輕輕的聲音,原來跟孟小美偷情的人是小甲。

              可能是剛剛耗費瞭體力,小甲躺下不久,就發出均勻的呼吸。楚一望著孟小美,心裡突然一動。

              孟小美的身子滾燙滾燙的,楚一進入的時候,並沒有遇到反抗,孟小美隻是發出含糊不清的低吟聲,後來楚一才知道,孟小美並不是不抵抗,而是沒有力氣抵抗,因為淋雨,她發起瞭高燒。第二天早晨她清醒過來的時候,冷冷地盯著三個人,說瞭一句:你們三個對我做過什麼,我一清二楚,我不會放過你們的,等著坐牢吧!

              楚一這才知道,原來昨晚,小乙也瞭蹂躪瞭孟小美。

              孟小美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可能隻是出於氣憤,可是她不知道,正是這句話毀瞭她。

              剛出校門的年輕人,單純而懦弱,他們解決問題的方式往往偏激到殘忍的地步。

              最先下手的是楚一,回程的途中,他走在孟小美身後,突然發難,一石頭砸在孟小美的後腦上,孟小美倒下去的時候還在掙紮,小甲撲上去,勒緊瞭孟小美的脖子,直到她停止抽搐,整個過程,小乙一直都愣愣地看著,直到楚一站起身,在楚一與小甲的逼視下,小乙顫抖著把孟小美的屍體推進河裡,由此,三個人共同結束瞭這次謀殺。

              回城後沒多久,三個人相繼辭職,小乙去瞭外地,楚一自己開瞭廣告公司,而小甲則考瞭醫科大學的研究生,畢業後直接留校做瞭解剖學教授。

              這段記憶被三個人徹底封存,想不到10年後的今天,孟小美再次出現在楚一的生活裡,而幾乎在楚一看到孟小美視頻的同時,小甲也遇到瞭一件極其詭異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