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mid5s'><strong id='mid5s'></strong></code>
<ins id='mid5s'></ins>
<i id='mid5s'><div id='mid5s'><ins id='mid5s'></ins></div></i>
    1. <acronym id='mid5s'><em id='mid5s'></em><td id='mid5s'><div id='mid5s'></div></td></acronym><address id='mid5s'><big id='mid5s'><big id='mid5s'></big><legend id='mid5s'></legend></big></address>

        <i id='mid5s'></i>
        <span id='mid5s'></span>
        1. <tr id='mid5s'><strong id='mid5s'></strong><small id='mid5s'></small><button id='mid5s'></button><li id='mid5s'><noscript id='mid5s'><big id='mid5s'></big><dt id='mid5s'></dt></noscript></li></tr><ol id='mid5s'><table id='mid5s'><blockquote id='mid5s'><tbody id='mid5s'></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mid5s'></u><kbd id='mid5s'><kbd id='mid5s'></kbd></kbd>
        2. <fieldset id='mid5s'></fieldset>

            <dl id='mid5s'></dl>

            迷失的礦井

            • 时间:
            • 浏览:34

            1.重操舊業
               
            佈滿荒草的道上,一輛汽車緩緩穿行。汽車在顛簸之中停在河邊。河對岸的山被稱為黑鷹砬子,地勢險峻,並不適合安居。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有人發現山中有煤,於是出現瞭十幾個煤窯,但根本不具備任何開采價值。
               
            為此,政府先後將這些私人煤窯關閉,但最大的一個煤窯,由於礦主和當地的官員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卻一直無法執行,直到三年前發生瞭一次透水事故。
               
            事故共導致八人遇難,震動省裡。以此為契機,煤窯終於被徹底關停,當地政府為瞭表示決心,甚至將入山必經的小橋炸毀。
               
            大自然的大手神奇無比,僅僅三年,便撫去瞭地表的創傷,這裡被荒草吞沒。有傳聞說,自從礦難發生之後,山中便有野鬼出沒,夜晚甚至還會聽到沙啞的哭聲。
                “
            從哪裡跌倒,就要從哪裡爬起來。李老三狠狠地說道。李老三便是當年的那個煤礦老板,礦難發生後,為瞭避風頭,他整整消失瞭三年。如今風聲已過,便打算重開他的煤礦。
               
            此次,他找我同他一起進山勘查一下,看看原來遺留的設備還有沒有用,以便盡量節省投入。
               
            同行的還有一個女人,叫小雅,是我的同事,聽說我要到黑鷹砬子檢查設備,便要一起來,因為那裡的景色及傳聞讓她十分感興趣。
               
            三人小心涉過河水,正在前行,突然一聲號叫傳來,前方樹枝搖動,一隻獾子從樹叢中躥出,直奔我們而來。獾子眼看就要沖到我們面前,卻突然翻倒在地,渾身抽搐瞭幾下,七竅湧血,不再動彈。www.5aigushi.com這隻離奇暴斃的獾子給我帶來一種不祥的預感,腳步頓覺沉重瞭許多。

                轉過一個山丘,一座山閃現在眼前,煤礦關閉後遺棄的設備尚在,但荒涼之感撲面而來。
                “
            看看這些玩意還能不能用,上次礦難,老子幾乎賠瞭個傾傢蕩產!李老三比畫著,我已經讓供電局把這裡的電送上瞭,你試一下。
               
            我把設備逐一檢查瞭一番。
                “
            當年關閉煤礦,這些設備怎麼沒拆除?我疑惑地問。
                “
            知道當年為什麼炸橋嗎?李老三反問道。
                “
            不知道。
                “
            呵呵!不懂吧,就是為瞭把這些設備留下來,炸橋,其實是我的意思。
               
            原來如此,我還真以為當年政府匆匆炸橋是要表示決心呢,這可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最佳體現。
               
            小雅小聲說:還要多久呀,我想回去瞭,感覺有點不舒服。
               
            是呀,時間已經不早,我看瞭看李老三。李老三說:這裡有三個井口,裡面遺留瞭一些當年救援的設備,都是值錢的玩意,去看一眼。

                2.礦口遇險
               
            一對鐵軌從礦井口延伸出來,在距礦井口幾十米遠的地方,停著一臺鐵皮礦車,由牽引機拉住。鐵軌的坡度不小,礦車仿佛會隨時沖下來一樣。我走上前去,黑漆漆的礦井仿佛深不見底。
                “
            還是不要瞭吧,深處可能會有瓦斯。我對李老三道。
               
            李老三猶豫一下,最終還是擋不住貪婪:這個深度不會有瓦斯的,進去看一眼就上來。
               
            我隨李老三走入礦井,小雅跟瞭過來。我對她說:你在外面等著。小雅說:我一個人在外面覺得害怕。
               
            我們小心前行幾十米,李老三終於停下腳步:還是算瞭吧,不看瞭。看來,貪心終於不敵恐懼。
                “
            那,我們趕快出去吧。小雅顫抖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就在這時,甬道內的燈光突然熄滅瞭,身後傳來隆隆的聲音,腳底的軌道隨之震動起來。
                “
            不好!溜車瞭!我大喊一聲。
               
            礦車怪叫著闖入礦井口,甬道並不比礦車寬多少,完全無法躲避。小雅一聲尖叫撲到我的懷裡。我的腦袋完全陷入空白,隻能等死瞭。
                “
            吱吱咯咯的響聲傳來,礦車震動瞭幾下,在離我們幾米遠處停瞭下來。劫後餘生,我們三人驚魂未定。
                “
            你怎麼檢查的?差點兒要瞭老子的命!李老三張口罵道。
               
            我氣不打一處來:這爛玩意兒風吹雨淋這麼多年,是一眼就能看出來的嗎?就你的命是命?
                “
            先別吵瞭,趕緊想辦法出去吧。小雅帶著哭腔說道。
               
            微弱的亮光透過甬道和礦車間的間隙,下面和側面的縫隙都太窄,但上面勉強能爬過去人,真是不幸中的萬幸。我看瞭一眼李老三,他也不客氣,費勁地爬上礦車翻入車鬥之中。肥碩的身體將本就不多的光線擋住,甬道內變得更加黑暗。
               
            突然傳來一聲驚叫,李老三扭頭爬瞭回來,從車鬥中直接翻落在地:外面,外面有,有……”
                “
            怎麼回事,有什麼?我心裡發毛,問道。
               
            李老三哆哆嗦嗦,完全沒剛才的霸氣,卻不再作答。
                “
            不可能吧。小雅,你先爬出去看看。本來我想先出去看看,但是不放心把小雅留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