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ieldset id='3gy7q'></fieldset>
    <dl id='3gy7q'></dl>
      <span id='3gy7q'></span>
    1. <i id='3gy7q'><div id='3gy7q'><ins id='3gy7q'></ins></div></i>

    2. <tr id='3gy7q'><strong id='3gy7q'></strong><small id='3gy7q'></small><button id='3gy7q'></button><li id='3gy7q'><noscript id='3gy7q'><big id='3gy7q'></big><dt id='3gy7q'></dt></noscript></li></tr><ol id='3gy7q'><table id='3gy7q'><blockquote id='3gy7q'><tbody id='3gy7q'></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3gy7q'></u><kbd id='3gy7q'><kbd id='3gy7q'></kbd></kbd>
      <i id='3gy7q'></i>

        <acronym id='3gy7q'><em id='3gy7q'></em><td id='3gy7q'><div id='3gy7q'></div></td></acronym><address id='3gy7q'><big id='3gy7q'><big id='3gy7q'></big><legend id='3gy7q'></legend></big></address>

      1. <ins id='3gy7q'></ins>

          <code id='3gy7q'><strong id='3gy7q'></strong></code>

          和酒鬼拜把子

          • 时间:
          • 浏览:15

            百事盡除去,唯餘酒與詩。這句詩句是唐朝的大詩人白居易寫的。大意就是世間的什麼事情都可以放棄,唯獨酒和詩不能,白大詩人的這個境界也是很高瞭。

            我們村子裡有一個能喝酒的人,大傢都叫他二愣子。能喝到什麼地步呢?據說他結婚的那天,一個人愣是把女方送親的人全都喝到桌子底下去瞭。這戰鬥力放在當今,也算是高手中的高手瞭。

            這個人這輩子最牛的是跟鬼喝過酒,一人一鬼都喝大瞭,愣是拜把子當瞭結義的陰陽兄弟。這事發生在文化大革命期間。

            那個歲月,主席的一句打倒牛鬼蛇神,舉國上下破四舊,讓封建迷信無處可藏。農村地區也是積極響應的,二愣子正是一名紅衛兵。每天都在破四舊,消滅封建迷信。

            有一天二愣子和一群紅衛兵在打砸鄰村的一座祠堂後歸傢的路上遇到瞭鬼。說來也巧,那天大傢散夥的時候,都已經是深夜瞭。明月當空,二愣子再跟大傢道別後,一個人朝著歸傢的路走去。

            砸瞭祠堂,二愣子心裡也高興,一邊唱著主席語錄一邊往傢走。路過一片田地的時候,田地邊有一個窩棚,一盞昏暗暗的煤油燈閃爍著。一個人影坐在窩棚中。

            二愣子就起瞭疑心,這大晚上的這怎麼有一個人?而且這條路自己經常走,怎麼以前就沒見過這麼一個窩棚?

            仗著膽子走近窩棚,朝著那個人問道:“哎我說,你大晚上不回傢,跟這兒幹嘛呢?”那人抬瞭抬頭說道:“哎,自己出來偷著喝點酒,傢裡娘們管的嚴,不敢喝啊。”

            二愣子一聽這話笑瞭,原來是個怕媳婦的。“怎麼著,兄弟,大老爺們還怕個娘們不成。我在傢怎麼喝都行,我媳婦不敢多說一句話。”二愣子朝那人說道。

            那人看瞭看二愣子,伸手從背後拿出酒壺酒杯給二愣子倒瞭一杯酒。“相見就是有緣,咱哥倆喝點吧。”二愣子也沒多想,咕咚咚的喝瞭一杯。“這酒夠勁,還真沒喝過這麼好的酒呢。”說完,二愣子自己搶過酒壺又給自己倒瞭一杯。

            那人也不說話,把煤油燈往近前放瞭放,又從背後拿出一疊花生米、一隻燒雞、幾個雞爪子。沖著二愣子示意,讓他吃點。

            這下二愣子可驚著瞭,那個年頭農村人哪見過這個,就是過年也吃不瞭這麼好的啊。認準瞭,這個人是從城裡來的,這回自己是賺著瞭。

            二人推杯換盞,轉眼間已經喝瞭不少瞭。那酒壺也挺奇怪,仿佛有倒不完的酒。每次倒都感覺還剩不多瞭,可總是倒不完。

            眼見這點下酒菜都吃沒瞭,二愣子感覺自己也喝的差不多瞭,今天竟然都有頭暈的感覺瞭。平日裡從來沒有過這種現象。“我說老哥,你這酒可真厲害,能讓我喝高瞭。我在這十裡八鄉的是有名的能喝酒,從來沒多過。今個我是服瞭,我認慫。”

            那人擺擺手說道:“老弟,今個我也喝盡興瞭,我們傢那個娘們不讓我喝啊,看見我喝酒就打我。”

            二愣子又倒瞭一杯酒說道:“老哥,咱爺們喝酒還能讓人管著瞭?老爺們就不能慫,媳婦不聽話該打就得打。”

            二人是越說越投機,越聊越盡興。最後決定二人要拜把子當結義兄弟。從田地裡弄瞭三根細一點的玉米桿拿煤油燈點燃一頭,另一頭插在地上。兩個人就跪在地上,對這老天爺磕瞭三個響頭,兩人就這麼當瞭異性兄弟瞭。

            那人對這二愣子說:“我年長你,送你一個禮物,伸手從懷中掏出來一塊翠綠的玉佩給瞭二愣子。”二愣子也想給這大哥見面禮,摸遍全身隻找出來一本主席語錄,一咬牙就把主席語錄給瞭那人。

            二人對面而坐,又是喝瞭起來。沒過一會,二愣子就躺下睡著瞭。一陣冷風吹過,二愣子被凍醒瞭。睜眼一看自己倒在田間的地頭上,旁邊有昨晚吃剩下的雞骨頭,還有一壇一壇的空酒壇子。最神奇的是手上還拿著一塊翠綠的玉佩。那窩棚那人都不見瞭。

            二愣子揉瞭揉發蒙的腦袋,想要起身。剛一轉身就看到一塊墓碑。碑上寫著劉某公之墓,生於光緒七年,逝於民國九年,享年三十九。

            二愣子一下就清醒瞭,因為他清楚的記得昨天結拜的時候,那人說的名字分明就是墓碑上的名字。原來自己昨晚竟然和鬼喝的酒,還拜瞭把子。

            萬幸這個鬼沒有害瞭自己,想想都是一身的冷汗。這二愣子急忙回到傢中,把這事告訴瞭傢人,傢人托村裡的神婆給看瞭下。也沒什麼大事,隻是說逢年過節記得去給燒點紙錢,怎麼說也認人傢當大哥瞭。

            以後逢年過節二愣子和媳婦都去祭拜這位鬼大哥,後來因為修路國傢把那個墓挖開瞭,腐爛的棺材板上竟然放著一本主席語錄。

            二愣子聽瞭信,趕到的時候正好看到棺槨被抬瞭出來,一共兩口棺材,應該是夫妻合葬的。二愣子和負責修路的人說這是他傢親戚的墓,這兩口棺材他要抬走重新安葬。負責人嫌晦氣也就同意瞭。

            再重新安葬這對鬼夫妻後,二愣子和媳婦夜裡都做瞭一個夢。一對中年夫妻在一座新房子裡請二愣子和她媳婦吃飯。那中年男人就是當年的鬼大哥,當然這哥倆在夢裡又喝瞭不少,第二天二愣子醒來的時候,頭還是暈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