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2pg8k'></span>

  • <i id='2pg8k'></i>

    <code id='2pg8k'><strong id='2pg8k'></strong></code>
    <i id='2pg8k'><div id='2pg8k'><ins id='2pg8k'></ins></div></i>

  • <tr id='2pg8k'><strong id='2pg8k'></strong><small id='2pg8k'></small><button id='2pg8k'></button><li id='2pg8k'><noscript id='2pg8k'><big id='2pg8k'></big><dt id='2pg8k'></dt></noscript></li></tr><ol id='2pg8k'><table id='2pg8k'><blockquote id='2pg8k'><tbody id='2pg8k'></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2pg8k'></u><kbd id='2pg8k'><kbd id='2pg8k'></kbd></kbd>
  • <fieldset id='2pg8k'></fieldset>

        <dl id='2pg8k'></dl>
        <ins id='2pg8k'></ins>

          <acronym id='2pg8k'><em id='2pg8k'></em><td id='2pg8k'><div id='2pg8k'></div></td></acronym><address id='2pg8k'><big id='2pg8k'><big id='2pg8k'></big><legend id='2pg8k'></legend></big></address>

            死不服氣

            望著鏡子裡精神十足的樣子,李寶聲十分的滿足,不住的露出瞭得意的笑。今天肉鋪不準備開門瞭,因為他受到瞭別人的邀請,一個可以被稱之為死敵人,不過現在看來,真的是快要離死不遠瞭,哈哈

            05-26

            恐怖故事之恐怖的美女

              李小天是個風流種,他雖然長的其貌不揚,卻是情場老手,終日的招花引蝶、並以此為樂。   李小天的父母都是某個部門的領導,從小

            05-26

            地攤上買的鏡子

            輝是我在日本認識的,當時我們的訪問團缺少一個翻譯,日本相關的協會正好又找不到合適的人來幫我們,我們團長一著急竟然在一個酒會上自行找起翻譯來,輝是在日本留學的大學生,長得十分瘦弱

            05-26

            微故事:高效率

            趙成開瞭一傢工廠,需要大批工人千活。他想要那種做事情效率高,最好是能夠永不停歇,像機器人那樣不停工作的工人。可隻要是人,就不可能這樣。思來想去,趙成想到瞭鬼—&md

            05-26

            中篇:藍剪人

             悲傷的曲子房間裡潮濕陰冷,一股淡淡的黴味彌漫在空氣中。不知道從哪裡滲出來的風,悄無聲息地吹進來,讓整個房間充斥著莫名的寒意。房間裡沒有亮燈,隻有桌子上的一根白蠟燭的

            05-25

            地鐵站裡爬行的女屍

            我迷惑地說:“蔣妍不是一直住在這兒嗎?”“誰?誰是蔣妍?”“楊冰的室友啊。”那個女孩一聽楊冰的名字,立時

            05-25

            鬼車司機

            接瞭這輛車還不到半年,就已經有好多莫名其妙的事情接踵而來。這是一輛三廂富康出租車,車號還不錯:京be5007,北京很常見的那種。這輛出租車是01年的,人傢開三年瞭,我半年前接瞭

            05-24

            日本聊齋之人面樹

            山口太郎是個很俊俏的男子。他眼睛很大卻是單眼皮,很像韓國流行劇中的那個單眼皮男生。他是個很癡情很專一的男人。大約十多年瞭,他的女友一直是青梅竹馬一同長大的美枝子。山口最喜歡看美

            05-24

            校園鬼故事之陰劫

            財路   剛下晚自習,陶程就摸出校門,打算去吃夜宵。   可是他剛一出校門,就看見有人在校門外的廣告牌旁燒著什麼,隻

            05-23

            都市怪談之惡有惡報

            東村的牛百可不是什麼正經人,二十出頭的年紀整天遊手好閑,不務正業,憑著自己長得碩壯,經常欺負一些儒弱書生,身邊一群狐朋狗友,幹著偷雞摸狗的勾當。牛百固然不是什麼大惡人,村民對他

            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