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7oc7u'></fieldset>
<i id='7oc7u'><div id='7oc7u'><ins id='7oc7u'></ins></div></i>

  • <span id='7oc7u'></span>

    1. <dl id='7oc7u'></dl>
      <acronym id='7oc7u'><em id='7oc7u'></em><td id='7oc7u'><div id='7oc7u'></div></td></acronym><address id='7oc7u'><big id='7oc7u'><big id='7oc7u'></big><legend id='7oc7u'></legend></big></address>
    2. <tr id='7oc7u'><strong id='7oc7u'></strong><small id='7oc7u'></small><button id='7oc7u'></button><li id='7oc7u'><noscript id='7oc7u'><big id='7oc7u'></big><dt id='7oc7u'></dt></noscript></li></tr><ol id='7oc7u'><table id='7oc7u'><blockquote id='7oc7u'><tbody id='7oc7u'></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7oc7u'></u><kbd id='7oc7u'><kbd id='7oc7u'></kbd></kbd>
    3. <ins id='7oc7u'></ins>

        <i id='7oc7u'></i>

          <code id='7oc7u'><strong id='7oc7u'></strong></code>

          1. 說書人

            • 时间:
            • 浏览:8

              我是個說書人。

              這個年代,說書人已經不大常見瞭,從前的說書人有的拋棄瞭老本行,有的走進瞭廣播大廈,用電波娛樂人的耳朵。像我這樣站在一方小桌前,手拿折扇,間或拍一把堂木,或是抿一口茶水潤潤嗓子,花一個小時說上一整段傳奇的人也算稀少,但我還是樂此不疲。我在古鎮開一傢小店,是書社,到瞭晚上,我會在桌子上擺滿點心和酒水,等待那些感興趣的人光臨,然後我來說上一小段書,無他,隻是因為有人喜歡。我想,說書這件事情,哪怕隻有一個人喜歡,我也會繼續做下去。

              我去過很多地方,見過各種各樣的人,我常和老人們聊天,所以聽說過許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我把這些事情編成傳奇,拿出來和人們分享,信不信由你,我從不強求。但你們知不知道,語言和文字一樣,是有魔力的?

              常來聽我說書的人裡,有個年輕的男孩子,總愛坐在角落,但卻很容易註意到他。他有一雙異常清澈的眸子,比天上的星辰耀眼。他愛喝我釀的梅子酒,聽故事的時候時常愛沉思,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他也從來不說。我想,他有些沉默寡言。

              可是有一天,在故事散場後,他突然走到瞭我的面前,怯生生的,目光閃爍,問我:“小江,你相信言靈嗎?”

              言靈,我常提到這東西,我無比相信語言的力量,語言能讓人置之死地而後生,亦能讓人萬劫不復,全看你的心腸。於是我點頭:“我信。”

              “那你相信你的故事能成真嗎?”他又問。

              這次我沒有急著回答他,我想瞭想,我講瞭那麼多故事,有善惡,有鬼話,有人心,總有結局好的,也有壞的,倘若都成瞭真,或許也未必是件好事。於是我說:“我相信故事裡那些好的東西最終都能成真,而邪惡的,就煙消雲散吧!”

              他忽然間笑瞭起來,笑容那樣明亮:“再給我倒一杯梅子酒吧,這次我想給你講個故事。”

              我說:“好。”

              他講的故事從一個老說書人開始。

              很久之前,那時社會還未有這般物欲浮華,人們走路很慢,說話很慢,見面時微笑點頭,鞠躬作揖,他們有很好的樂子,便是去附近的戲樓,聽上一場戲,抑或是來到茶館裡要上一壺好茶,聽一段評書。

              在當地最有名的茶館裡,有個最有名的說書人,八十歲高齡,不評古,不論今,隻說他所見過的稀罕事情,說那些我們肉眼所看不見的叫做魂靈的東西。但凡他來說書,茶館裡總是座無虛席的。聽他說書,要有一副壯膽,因他說到激動之處,“啪”地一聲,堂木一拍,簡直能將人的三魂七魄都拍出身體來,末瞭,散場時大傢都摸著胸口驚魂不定,好似那故事裡的魂靈就跟在自己身後,簡直傳神極瞭。

              但後來,發生瞭些怪事,那一日下瞭傾盆大雨,老說書人一段書剛講完,人們還在回味,突然茶館的大門被推開瞭,斜風冷雨呼呼直往門裡灌,一瘦弱書生靠在門口,一手提著一盞燈籠,另一手指著老說書人,瘋癲叫嚷著:“琉璃娘子!我見到琉璃娘子瞭!美!真美!”

              他說的琉璃娘子,大傢是知道的,那源自於老說書人的一段故事,說是在深沉而不見星月的夜裡,大街小巷會飄來星星點點的光,那是一個個紅衣女子執燈而行,薄紗曳地,發出誘人的聲響。她們個個有著勾魂攝魄的容顏,所以能引得身後的男子癡傻相隨。他們要去往的地方叫做雲雨樓,隻在夜間出現,是消遣的好去處。那時的他們眼中被欲望燃燒,自然不知道引他們的女子實為手中燈籠所化,而糊著燈籠的那層紙,便是她們艷麗的好皮囊。他們夜夜春宵,終有一日欲望盈滿整顆心臟,便是成熟之際,他們的魂魄化為燈芯,會有人來吸食。而琉璃娘子,便是以女子皮囊制燈籠,誘男子上鉤,吸食他們的魂魄,換自己永生。

              聽客們都稀罕,不過一段故事,這書生是讀書癡傻瞭吧,竟然還會信以為真?正想著,就見那書生忽然盯著外面大街,眼神裡透出迷醉來,好似看見瞭什麼。他狂奔過去,大雨澆在身上,手中的燈籠竟然沒有熄滅,搖搖曳曳的,好似人的眼睛。眾人正待要喚他回來,他卻忽地一陣抽搐,倒地不起,一團青煙自他頭頂冒出,整個人癟瞭下來,像被吸幹瞭血。圍過去看,那盞燈籠的火光照在他的屍體上,太過妖冶,不知誰喊瞭句:“皮!那燈籠是用人皮做的!”人們這才看清楚,這燈籠柔軟似人皮,紋絡清晰,甚至,還能呼吸。

              “琉璃娘子的燈籠!這真是琉璃娘子的燈籠!”恐懼自圍觀人群的心底油然而生,他們嚇得狂奔回傢,再不敢回頭。而老說書人則顫巍巍走出來,想要拾起地上那盞燈籠,卻忽地,燈籠自他手中消失不見,隻剩書生一具幹枯屍體,再沒有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