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a3xzh'><strong id='a3xzh'></strong></code>
<i id='a3xzh'></i>

      <acronym id='a3xzh'><em id='a3xzh'></em><td id='a3xzh'><div id='a3xzh'></div></td></acronym><address id='a3xzh'><big id='a3xzh'><big id='a3xzh'></big><legend id='a3xzh'></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a3xzh'></fieldset>

      1. <dl id='a3xzh'></dl>

      2. <i id='a3xzh'><div id='a3xzh'><ins id='a3xzh'></ins></div></i><ins id='a3xzh'></ins>
      3. <tr id='a3xzh'><strong id='a3xzh'></strong><small id='a3xzh'></small><button id='a3xzh'></button><li id='a3xzh'><noscript id='a3xzh'><big id='a3xzh'></big><dt id='a3xzh'></dt></noscript></li></tr><ol id='a3xzh'><table id='a3xzh'><blockquote id='a3xzh'><tbody id='a3xzh'></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a3xzh'></u><kbd id='a3xzh'><kbd id='a3xzh'></kbd></kbd>
          <span id='a3xzh'></span>

          麻辣鴨脖

          • 时间:
          • 浏览:34

            夜色漸晚,路上行人漸漸稀少。年輕的流浪歌手失落地取下背著的吉他,看著面前空空的錢盒:這一天又白幹瞭。

            他正要收拾東西起身回傢,卻突然發現不遠處走來一個人。他抱著最後一試的心態,撥動琴弦,幹凈清澈的歌聲從嗓子裡流淌出來。

            那人漸走漸近,最後在他面前停瞭下來——那是個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戴著一頂鴨舌帽,擋住瞭大半張臉。中年男人點燃一支煙,在離他幾米外的地方蹲下,一言不發。

            歌唱到一半,一聲清脆的響動落在瞭錢盒裡,讓流浪歌手精神一振——中年男人扔給瞭他一個鋼鏰兒,對於他來說是莫大的鼓舞。

            他越唱越起勁兒,三首唱罷,中年男人扔出瞭一張百元大鈔。他彎腰鞠瞭一個躬,可中年男人看上去並不打算和他講話。無奈,他隻好繼續唱下去。他一直唱到自己的嗓子冒瞭煙,而中年男人又給瞭他好幾次錢,他才停瞭下來。

            “大哥,謝謝您,可我實在唱不下去瞭。”流浪歌手滿臉歉意地走向中年男人。

            那中年男人緩緩地站起身來,流浪歌手這才第一次看到瞭他的眼睛:一雙略顯渾濁又看不出絲毫感情的眼睛。

            “你每天都這樣唱?”中年男人的聲音像石子兒劃過玻璃,讓他忍不住起瞭一身雞皮疙瘩。

            “是的,每天。”流浪歌手回答道。

            中年男人點點頭:“那你的聲帶和頸部肌肉應該很發達!”

            流浪歌手看著他,不知道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隻能迎合地點點頭。

            “你唱瞭這麼久也該累瞭,喝點兒水吧!”中年男人遞過來一瓶水。流浪歌手充滿感激地接過,可是第一口剛咽下,一股火辣辣的灼燒感就從他的喉嚨裡躥瞭出來,像是吞下瞭世界上最辣的辣椒一樣——這哪裡是水,簡直就像一瓶辣椒油!

            流浪歌手痛苦地捂著脖子,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隻能看著中年男人哀嚎著。

            中年男人緩緩地從口袋裡掏出一沓百元大鈔,說:“這年頭冥幣不好花啊,什麼都買不到。我最近想吃麻辣鴨脖,可沒人肯賣我。好在你的嗓子很不錯,再用我這辣椒油泡上一泡,味道肯定好,不比麻辣鴨脖差。”

            中年男人撲課上來,一口咬住瞭流浪歌手的脖子。麻辣鮮腥的血液瞬間充滿瞭它整個口腔,久違的刺激讓它的雙眼閃爍著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