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p8nlh'></ins>

          <acronym id='p8nlh'><em id='p8nlh'></em><td id='p8nlh'><div id='p8nlh'></div></td></acronym><address id='p8nlh'><big id='p8nlh'><big id='p8nlh'></big><legend id='p8nlh'></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p8nlh'></fieldset><dl id='p8nlh'></dl>
          <i id='p8nlh'></i>
        1. <tr id='p8nlh'><strong id='p8nlh'></strong><small id='p8nlh'></small><button id='p8nlh'></button><li id='p8nlh'><noscript id='p8nlh'><big id='p8nlh'></big><dt id='p8nlh'></dt></noscript></li></tr><ol id='p8nlh'><table id='p8nlh'><blockquote id='p8nlh'><tbody id='p8nlh'></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p8nlh'></u><kbd id='p8nlh'><kbd id='p8nlh'></kbd></kbd>

          <code id='p8nlh'><strong id='p8nlh'></strong></code>
          <span id='p8nlh'></span><i id='p8nlh'><div id='p8nlh'><ins id='p8nlh'></ins></div></i>

          廢墟陰魂

          • 时间:
          • 浏览:7

              小城西的一處拆扒現場,殘磚碎瓦橫七豎八的到處都是。廢墟中,赫然矗立一所紅磚青瓦小樓,一道黑漆門緊緊地關著。門上貼著兩張青苗獠牙的門神像,很是威嚴。

            小柳整理瞭一下胳膊上的黃佈條,佈條上敞亮的印著一個拆字。他走到門前,頓瞭頓,然後伸手敲瞭敲門。

            “誰呀?”一個蒼老的聲音從裡面傳瞭出來。小柳大聲回答:“拆遷辦的,大娘開開門。”

            門吱呀一聲開看,一股陰風撲面而來,小柳忍不住打瞭個冷戰,抻頭走瞭進去。

            院子黑咕隆咚的,沒人,門不知道誰給他開的,有些詭異,讓人有種說不出的不舒服。他推開門走進屋,屋子裡更暗,像是沒有窗戶,借著外面的陽光,可以看見屋裡的床上躺著一位老太太,簡直就像一具活僵屍。頓在門口,小柳沒敢走進去。

            “大娘!搬吧!附近都般完瞭,就差你一戶瞭。”小柳的語氣有些哀求。

            “小夥子,我不能搬,這裡不適合住人……”老太太的話讓人莫名其妙。

            “大娘,您這不是難為我們嘛!”

            “我是為瞭你們好,這房子不能扒,不能用瞭蓋樓房,會死人的。”老太太的話冰冰冷冷。

            “大娘,你說吧!要什麼條件我們都滿足你……”

            “小夥子,這裡屬極陰之地。不易蓋房,你回去和你的領導說,不要在這裡蓋房瞭。”

            小柳真恨不得上去掐死這個死老太婆。不易蓋房,你現在住的是什麼?真是不識抬舉。沒辦法他可不能真去殺人,對於這種釘子戶再說也無用。

            小柳隻好垂頭喪氣的走瞭,門外他拿起電話給市委吳秘書打瞭個電話,接通後他卑微的說:“吳哥,沒辦法,這老太太說啥不搬,你看?”

            電話裡傳出吳秘書不陰不陽的聲音道:“你回來吧!一點小事都辦不瞭,真沒用。”小柳剛想解釋,電話那頭已經掛瞭。

            一陣冷風吹過,頭頂的烏雲越壓越低,幾滴大雨點啪啪地打在他的臉上,他急忙緊裹著衣服往外跑,廢墟瓦礫中極難走,咔嚓一道閃電劈頭而來,嚇得小柳一縮脖子。不由自主的往後瞧瞭一眼,這一眼不要緊,他瞧見身後的房子不見瞭,瓦礫中隻孤零零的矗立一座孤墳,小柳渾身一陣哆嗦,撒腿就跑,一路磕磕絆絆冒雨跑回瞭住處,到屋的時候渾身滴滴答答淌著雨水,他顧不得擦一把,蒙頭鉆進瞭被窩。

            夜,靜悄悄的。

            小柳不知道怎麼又來到瞭廢墟中,他發現有人正在強拆廢墟裡的最後一幢房子,他驚叫著:“不要,裡面有人……”

            可是晚瞭,他眼睜睜看著老太太被壓死在房子裡。滿臉是血,他跑過去,去扒老太太身上的瓦礫,老太太突然沖他睜開瞭眼睛說道:“阻止……蓋房……”說著噴瞭一口鮮血死瞭。

            恐懼一下子把小柳包圍住,老太太的屍體突然不見瞭,房子的瓦礫變成瞭墳墓,墓碑上赫然刻著他的名字。

            小柳一下子坐瞭起來,大口大口地喘氣,一臉冷汗,竟是一個惡夢。

            第二天,小柳來到工地,他發現工地上聚集著許多的人,還有拿著相機的記者。小柳拉住一位工人問:“咋瞭?”

            “柳主任,那棟老房子塌瞭,可能和昨晚的大雨有關。”

            小柳急忙問:“那裡面的人哪?”

            “砸死瞭!”

            小柳聽完身體冰冷,像是掉進冰窖一樣。

            “柳主任您沒事吧?”工人見他臉色蒼白忍不住問。

            小柳愣瞭幾秒,才回過神來說:“沒事你去幹活吧!”

            工人走瞭,小柳步伐蹣跚地走出人群,心裡七上八下,什麼和下雨有關,明眼人一看就是人為的,太恐怖瞭,怎麼也是一條人命。

            回到工棚,工頭二偉說:“小柳,這下好瞭釘子戶除去,工期能夠順利完成瞭。”

            小柳笑瞭笑沒有說話。他坐瞭下來,打開瓶水咕咚咕咚喝瞭下去,就在一瓶水眼看要喝盡的時候,在瓶底小柳看見瞭一雙眼睛,一雙蒼老帶著皺紋的眼睛。他一驚仍瞭酒瓶劇烈地咳嗽起來,差點把肺咳出來。

            “小柳,你……你鼻子流血瞭。”

            “啊?”小柳叫瞭起來。伸手一看一手的鮮血。

            一股寒意從小柳的背後蔓延而上,他雙腿一軟癱在瞭椅子上。

            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門開瞭,兩位穿著警服的人走瞭進來,小柳有點驚慌。他結結巴巴地說,你,你們……

            “我們來瞭解一下情況。”警察嚴肅地說道。

            “那,那房子不關我的事!”小柳結結巴巴說著。

            “誰說關你的事?難不成是心虛嗎?”警察的話就像一把鋒利的刀子,插進小柳心窩。